12604757_1663102430610287_2442877725001941387_o

由於昨晚天馬茶房外的緝菸殺人事件一直沒有得到正面回應,市民的憤怒沸騰了一整晚,到了2月28日早上正式引爆。積怨爆發的市民沿街敲打吶喊,呼籲大家作夥起身抗爭。上午先是重重包圍專賣局臺北分局要求懲兇,又進一步焚毀局內的貨品,頓時濃煙四起,然後…

停!這個畫面先定格一下,我們把焦點對到後面那棟被包圍的建築,對就是它,三層樓的矮磚屋。

(現場照片支援:http://bit.ly/1PgrKN6
(現場照片再支援:http://bit.ly/1PgrIVK

騎樓上方那個橫面被煙遮住不太清楚,上面一塊一塊深色的字寫的是「專賣局臺北支局(由右至左)」。

這棟建築建於日本時代的1928年(再不久就100歲囉),是株式會社辰馬商會蓋的本町店鋪,拿來租人。它本來的設計是兩間相鄰的店面,在後方還有倉庫。後來臺灣總督府相中這間房子,便一次將兩間都租下來打通,給專賣局使用。

二次大戰結束之後,日本移民被引揚回日本,房東與房客都走了。這些土地與建物於是被新來的中華民國政府收佔,原本的「臺灣總督府專賣局臺北支局」變成「臺灣省專賣局臺北支局」,物是人非的繼續運作。

然後不幾個月,二二八事件就在這裡點燃了。

全臺北上上下下罷工的罷工、罷市的罷市。這些日子以來,食物與民生物資不斷被新政府徵收、外運到中國,臺灣的通貨膨脹一天比一天嚴重,民不聊生。專賣局還壟斷了菸酒火柴的專賣權,並以緝私名義強行沒入菸販的香菸及貨款,不但菸販頭部被重擊出血、過程中還有路人被拔槍擊斃。

抗議群眾眼看包圍專賣局無效、焚毀也無效,政府依然擺爛沒有人要出來負責,所以市民們便轉往行政長官公署擴大抗爭。中午,行政長官公署樓上傳出槍響,對下掃射,槍林彈雨中大批群眾倒下,重傷身亡。在眾怒越燃越烈的狀況下,中華民國對臺的三月屠殺正式展開。

這棟見證了二二八引爆時刻的專賣局歷史建築,最近好像要被拆掉了。

二二八事件後不久,專賣局改制變成公賣局,也遷出了這棟辰馬商會店鋪,原建築就賣給了彰化銀行。前幾天,彰化銀行對外公告招標(http://bit.ly/1lvHHB8 ),規畫改建成13層樓高的大樓,希望「積極活化不動產,對外招租挹注獲利」。

雖然目前這棟磚造樓房已經被登錄為歷史建築(http://bit.ly/1RSHWVG),擁有文資身份,它對臺灣建築設計的重要意義被肯定,同時也提到了這座建物對於臺灣重大歷史場景的記憶保存效果。

然而現實是,這個響噹噹的、文化局給的「歷史建築」頭銜在法律上只是虛張聲勢,並沒有辦法對產權單位有具體的約束效力。無論所有權人要怎麼處置它,大家依然都只能勸導、建議、拜託、麻煩、求求你不要這麼做,就像口頭打屁屁一次這麼虛。

去年二二八的時候也po過一次文(http://on.fb.me/1RSJdvO ),說這間彰化銀行是我們每天上班都必經的一段路、每天複習的一段歷史。

很多時候無意間走過,都會被那個具體的歷史場景印象冷不防的撞得滿臉。好像那個幾十年前的事件突然從冷凍庫中化出來,給我們一記當頭棒喝,隨時要我們認真看看、想想我們遺落了什麼。

很多時候走著走著是會哭出來的。

看著臺北街頭行色匆匆的上班族,然後與腦中那幕怒吼「阿山無講理!」「豬仔官陪人命!」的激憤市民景象無預警的重疊起來。每天每天上班下班,都在一直提醒我們,不要忘記、不要忘記。

然而二二八這段黑歷史至今都還沒有正式打開,殺了多少人?誰遇害了?誰殺的?為什麼殺?真相沒有還原、調查還沒落實,我們也尚未走到究責、解決這一步,遑論反省、原諒與共生。

然後這幾天居然又聽到,啊,專賣局要拆了!這是在摧毀誰的記憶呢?除了天馬茶行早在十年前被拆掉,現在好像又有一名新的「目擊證人」要被剷除了。關於在專賣局前發生的一切,那些歷史面貌好像也將隨著它的灰飛煙滅而越來越模糊。

我們的財團時代已經來臨,它們正掠抓著我們的文化與記憶向前衝,往失控的那一端奔去。只是這次這麼剛好,它們要摧毀的那顆、包裹具體場景的時空膠囊,正是執政當局處心積慮想要抹滅的歷史呢。

怎樣可以救它?

如果你不期待彰化銀行良心發現,就只能看臺北市文化局有沒有guts將它指定為古蹟,這樣誰都不准動它一塊磚。

請讓更多人知道這件事、用快速的資訊擴散給他們壓力、用人數與憤怒值讓文化局了解我們都在乎。

(只可惜中華民國的古蹟認定標準很奇怪,這個快一百歲的辰馬商會店舖在他們眼中只能達到「歷史建築」的標準,而那座所謂的「中正紀念堂」在被指定成古蹟時才落成20幾年呢,柯柯。)

延伸閱讀:

文化恐怖份子凌宗魁FB(http://on.fb.me/1RSHXZB(他很帥
臺博特展相簿(http://on.fb.me/1RSIVoP
反對北市府所有權人獨大的文資審議(http://on.fb.me/1lxktKV